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p: 生活的脚步,进步的点滴...

Cam、DSP、FPGA、PM、Life、More 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春风里──纪念适之先生  

2012-02-24 12:17:03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同一本书,读者的观感,当然不相同,同一问题,各人的看法也不会一样。听适之先生的谈天是一大亨受,可是他跟我却常常谈不来。 
      比如,在哲学史大纲中,胡先生最精彩的一段是墨子。那是在北大讲堂中,使梁任公拍案叫绝,赞不绝口的文章。我就跟胡先生说,我不爱墨子,我的意思是那种文章谁看得懂!他笑笑,也不说什么。 
      同一本书,比如荀子我是喜欢前面的,他却喜欢后面的!我曾在胡先生面前像小学生似的背劝学篇,胡先生也像小学生似的背后半本。跟胡先生谈天,有个原则,他一定要知道你曾经下过工夫,有诚实的问题,他才跟你谈,不然他就聊别的。 
      当我背了两段劝学篇以后,他才跟我谈荀子,他说,这都是些官冕堂皇的文章,当然我知道胡先生的偏好还是荀子的「科学」见解。 
      两个人虽是谈不来,可是谈一晚上,很愉快的分别。我总是喝得醉醺醺的走到电梯,他总是送我到电梯的地方,热烈的握手,并常说他近来没有甚么会,意思是愿我再来谈天,可是也不勉强我。 
      谈到白话文学,他的程度就不如我了。因为他提周作人,我就背段周作人,他提鲁迅,我就背段鲁迅,他提老舍,我就背段老舍,当然他背不过。 
      在这些白话文学家里, 我们也是谈不来。 胡先生对周作人的偏爱, 是著名的。他曾不止一次的跟我说, 「到现在还值得一看的,只有周作人的东西了! 」他在晚年是尽量搜集周作人的东西。 
      我如果说:
      「不要打呀,苍蝇正在搓搓手搓搓脚呢。 」他似乎就想起苦茶庵中的老友,在他回忆的茫然的眼光里,我看出胡先生对朋友那分痴与爱。 
      「七七事变」离开北平后,他劝周作人:
      藏晖先生昨夜作一梦,
      梦见苦茶庵中吃茶的老僧,
      忽然放下茶盅出门去,
      飘萧一杖天南行。
      天南万里岂不太辛苦?
      只为智者识得重与轻。
      梦醒我自披衣开窗坐,
      谁知道我此时一点相思情。
      这是胡先生劝周作人南下的一首名诗。及胜利后,胡先生为他辩护,为他洗刷。给法院的证辞中,比较了北大的藏书,比较北大建筑的今昔。把周作人说的不仅不是汉奸,而且是个功臣。周作人坐监时,他去探监。我并未问过胡先生,但在话里,他似乎对周作人现在的情况依然很清楚。 
      当我听完他每次说周作人以后,即想起; 「你们之中谁觉得自己无罪,可以出来打死他! 」 
      除非是个圣人,不会有胡先生那种慈悲、那种热爱、那种原谅、那种同情。
      丁文江先生当上海总办,是给军阀作事,胡先生在丁传里,不知用多少话来阐述他的那个「如俟河清,当待何日」的哲学,能使自己有贡献能力的机会,就得干一下才是。 
      我们可以看出胡先生的辩解,实在并不是用甚么理智的分析,而是那分热爱的心肠。 
      因此,他从任何人身上全能看出长处来。
      有一次,他问我说: 「之藩,你知道曹锟的长处吗?」我从小学课本里就知道,所以我说: 「我知道。 」他说: 「甚么?」我说: 
      「贿选! 」
      他很严肃的说,曹锟的长处是公平。因为他公平,所以提拔出那么多走卒式
的将领来。
      大概胡先生看过的不平的事太多了,选了半天,选出曹锟来。经他解释了曹锟所提拔起来的屠狗英雄以后,我真是佩服胡先生的用心。因为我从小学课本里灌输的成见,依然保留我对军阀的痛恨,可是我知道我们的谈不来,是我太幼稚而已。 
      胡先生在现代的人中,不要说在中国找不到,在外国也找不到。在道德上可以和他一比的活人,我觉得只有那个在非洲行医的舒怀瑟。 
      因此,我常用古人与他比。
      我也给他写过几千言的长信,我也给他各式各样的难题,但只要问题诚恳,他总是尽量答复的。开头总是谢谢你的长信,末尾又是特别谢谢你的意思。 
      你看司马光给王安石的信,有多诚恳,你再看王安石答复司马光的那几百字的信,最后是「非石之所敢知也。 」司马光收到那样的毫不考虑,应勿庸议的回信,如何不气? 
      所以,胡先生有王安石的变法热情,但比王安石要温和的多。
      年轻朋友去访他,胡先生总说,
      「你多大了?」
      「啊,我羡慕你呀! 」
      你看白居易的诗:
      「今日红颜欺了我,
      他日白发不放君! 」
      虽是游戏的诗,但也失去了长者的风度。
      胡先生有白居易的文学技巧,但比白居易要纯厚的多。
      在笔辩的文字中,在舌辩的议场中,胡先生从来未失过态,嘴里说出不堪入耳的话来。 
      你看苏东坡的策论中,
      「养猫所以去鼠,不能因无鼠而养不捕之猫;畜狗所以防奸,不能因无奸而养不吠之狗。 」 
      拿猫狗一类的东西当武器,是苏东坡冲动起来的败笔,但这种败笔,胡先生从来没有过。 
      所以我觉得胡先生有苏东坡的痛快淋漓,却比苏东坡能控制自己。
      并不是我偏爱他,没有人不爱春风的,没有人在春风中不陶醉的。因为有春风,才有绿杨的摇曳。有春风,才有燕子的回翔。有春风,大地才有诗。有春风,人生才有梦。 
      春风就这样轻轻的来,又轻轻的去了。
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民国五十一年三月九日陈之藩于曼城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