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p: 生活的脚步,进步的点滴...

Cam、DSP、FPGA、PM、Life、More 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不是失败者,只是大器晚成  

2012-07-10 18:12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编者按:Dave McClure是一名风险投资人,创立了著名孵化器“500 Startups”。在他的新博客中分享了自己过去的人生经历,其中积极向上、“敢折腾”的精神相信很多创业者都会找到共鸣。

大部分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挺失败的。

当然也有些时候,我觉得自己也许只是大器晚成。

我知道很多人可能不会懂我的意思。但是你知道么,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那个最聪明的孩子。所有人都指望着我能干出什么大事来,我妈妈,我的老师们,当然最重要的,还有我自己。我也说不上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,但是我就是带着这种高期望值长大的,而且最初的头10到15年,各种证据都表明这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一件事。

但是在拿了一堆奖状早早进入大学后,情况似乎有点变化。在大学里我发现单靠聪明似乎还不够,努力和付出似乎也是不可缺少的,如果你想表现出色的话。但是这方面我真的不擅长。此外我在学校里因为爱玩也惹了不少麻烦。不管是踢球、游泳还是飞盘我都耍的很好,我也会去参加各种聚会广交各路好友,但是我差点毕不了业。虽说毕业时光荣榜上有我的名字,但别忘了我也上过校方的黑名单。艰难熬过了那段时间之后,我开始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做,而事实是曾经外界对我的期望我基本是没达到的。我没能成为一名宇航员,或者一名天体物理学家,或者一名歌手、舞者、艺术家,我也没去从政,没有加入和平组织,没有去读Phd,甚至连硕士都没念。二十五六岁的时候,我一路向西来到加州,试着找回自己。在那儿我勉强成了一名程序员,换了几份工作,还是不清楚自己下一步该去哪。

在我快要奔三的时候,我开了一家自己的咨询公司,这算是我的第一次创业吧。这期间有起有落,虽然我们做了一些漂亮活,几次都险些破产又走了回来,最终还是以很低的价格被收购了。这五六年间我很多次都很怀疑自己是否具有创业者和领导者的能力。

我没有在90年代初去微软或者英特尔,也没有在90年代末去Yahoo或者Netscape。我申请过斯坦福的商学院,被拒了。很幸运的是20001年我加入了PayPal,当然这也没什么好夸耀的,我得重新调整自己开始在市场营销领域做事,同一帮比我年轻10岁的斯坦福和MIT出来小孩一起工作。在PayPal工作三年之后,我开始有了一些进展,虽然我没有被提拔,大多数时候我轮流跟着三个老板做事。事实上,没被炒掉我已经感觉很幸运了,离开那里时我甚至很庆幸没人发现我就是个不知道该去哪的糊涂虫。

别误会,PayPal是一家好公司,在那儿我交了不少好朋友,也学到了不少东西。我自己的创业历程是一个满是错误的喜剧,但是在这过程中我的确学到很多怎么运作一个公司(大部分是不该做什么),以及我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此外我筹办了很多用户聚会和活动并发现自己很擅长市场营销,而且我是真心热爱科技和硅谷的文化。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不够专注,是个loser,都四十岁的人了,除了有一个好老婆两个好孩子之外几乎一事无成。我在Simply Hired干了几年,做的事情还算满意,但是后来继续跳来跳去,辗转于oDesk,Mint.com,O’Reilly Media和其他一些地方,但是我总觉得自己没能发挥出自己期望的水准。

于是在硅谷呆了20年后,我挣了一点小钱,作为一名工程师、创业者、市场营销人取得了一点小成绩。而我在PayPal的同事们呢?他们创立了像LinkedIn、YouTube、Yelp和Yammer这类伟大的公司,甚至一些20出头的小毛孩都比我有抱负。大多数人都说我是个体面的伙计,但这是指过去那些最好的时光,有时我也有点赞同。我的许多朋友帮助Google、Facebook、Twitter这类公司成长为巨人,但是我却只是旁观者而已。2004年离开PayPal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做一些天使投资,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似乎在投资上还有点天分,尤其是考虑到作为创业者我的糟糕表现。

2007年我在斯坦福的Facebook课堂上讲了几节课之后,我终于决定要做一名风险投资人。在一年半的时间里,我投了几家不错的公司像Twilio、SendGrid、Wildfire和TaskRabbit。我还短暂的管理过Facebook的一个基金,在Accel、Redpoint和BlueRun交了几个好朋友。这些朋友,还有Founders基金,Mitch Kapor, Michael Birch, Fred Wilson, Brad Feld, Marc Andreessen和另外几位慷慨的朋友一起帮助我建成了一个小型基金,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500 Startups。

一路走来,我本可以接受自己有限的成就,安稳的做一个小螺丝钉,可能报酬会高很多,压力也远没有这么大。但是我没有这么做,我依然希望自己心中有火,能够活出自己,当我只剩一个残缺的灵魂和一份舒适的生活时,才不会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。

所以我依然在这儿,站在竞技场中间,同我自己造出来的恶魔肉搏,希望在这空寂的宇宙中留下一抹划痕。这也不是一个什么伟大的成功故事,我只是好好做事,帮助别人成就伟大,顺带实现一点自己的目标。下个月我就46岁了,在这个岁数大部分人都已经不怎么折腾了,但是那不是我。

我不想哭诉或者叹息自己过去的生活中的种种,其实我知道自己很幸运,也有过一段美好时光。我没什么可抱怨的,即使未来三四十年我没做成什么也不要紧。真的,岁月很美。

但是我不会放弃。

我依然相信自己的墓志铭上会写着“大器晚成”,而不是“失败”。

祝我好运吧 :)

除非注明,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,转载请注明: 文章来自36氪







From dp's new iPad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